【饭轩饭】耳濡目染

       “为什么说话一口东北味?打乒乓球的东北人实在太多了,都被带跑了。”

       直播时孔令轩看见有人问他口音的事,就这么回答了。

       乒乓球队磁场特别,无论天南海北来自哪儿的队员,要不了多久就会操上一口东北腔。他们自己没怎么在意过,倒是听球迷常提,孔令轩也不是第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了。回答是这么回答,但只有孔令轩自己知道,自己可不是被什么东北人带跑的,而恰恰是樊振东这个广东人。

       也不知道他这一口东北腔是跟谁学的,队里好些东北人口音都不如他重。孔令轩只在刚知道他是广东人时问过他会不会说粤语。也会说,还教了自己首粤语歌,挺好听。前两天樊振东直播的时候也见有球迷问他口音,他说是因为来北京太早了。来北京学了一口东北话?信了他的邪。但无论如何,自己当初发现这个问题,意识到自己口音变化的时候已经晚了。

       孔令轩刚进国家队的时候还说着一口带着海风的普通话,没过几个月就成了一股大碴子味。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樊振东。两个人几乎从认识的第一天起就像被系在了一起,分到一个宿舍之后更是见天腻在一块儿。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跟谁相处得久了,对谁关注得多,就会迅速沾染上对方的很多习惯,就像空气中的灰尘,悄声无息地吸附到人的身上。你总看到他揉头发的动作,所以你揉头发的时候像他;你总看到他说话时表情的细节,所以你说话时神态像他;你总看到他写训练总结时笔尖飞舞的样子,所以你的字迹笔画像他;你总注意到他说话时的语调和用词,所以你说话时的口头语像他。你在球场上也见他,回到宿舍也见他,吃饭时也见他,出门了还是他。你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全是他,总是他,你不得不像他。口音也是这样,甚至比上面这些还要容易得多了。一旦沾上了,改都改不掉。孔令轩颇有些无奈地想。

       后来呢?

       后来就分开了。

       他大步前进,自己回到原点重新再来。在二队、在省队,孔令轩看着站在球桌对面比自己小好几岁的队员目光炯炯的样子会有一种无力感。那大概就是自己当初的模样吧,可自己拼搏了一圈,现在却又站在他们的对面。每天训练后,孔令轩花很长时间跟自己谈心,他必须弄清楚在这眼前漆黑一片的时候自己该往哪里走。他为自己得出结论,要么放弃,要么拼尽全力打回去,回国家队,回一队。很简单,但对他来说很艰难。他告诉自己不要把自己当成本该在一队的人,他告诉自己要接受现实,才能打败现实。

       人的差别很多时候就差这清醒的一瞬间。孔令轩很快回到了国家队。他把自己整个人专注地投入到训练里,即便是在不多久就到来的升降级比赛中与升入一队的机会擦肩而过,他也没有再度消沉。有的时候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离原先的位置并不远,不会太久,自己仍会是一个强悍的对手站在樊振东对面。

       他回到国家队,也回到了二队的宿舍,和一队宿舍只差一层楼,训练馆和一队也只差两层。樊振东有时候还是会来找他,虽然相比以前已经太偶尔了,但他觉得,自己离樊振东不远。

 

       今天是樊振东生日,孔令轩知道。他一向不爱在微博上发生日祝福,只在微信上简单地说了个生日快乐。没掐着零点发,但也足够樊振东一早起来就能看到了。

       刷着微博,孔令轩看到球迷给樊振东做的生贺视频放出来了。在各种方言的球迷祝福之后,自己作为队友祝福的第一个出现。他还记得这个,这是一个多月前在俱乐部,有球迷在训练后找到他让帮忙录的生日祝福。

       看着自己说完那几句话,画面跳到程靖淇那里,孔令轩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把进度条拉回去重新看了一遍。

 

       噢,没听错,自己好像真的已经没什么东北话的腔调了。

 



FIN.



——————————————————————————

xjb脑的,跟真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突然发现b站上孔令的直播没了【。

评论(25)
热度(20)
© 莫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