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八道于杰队大联盟首秀时

浮幽夏Sue:

#LA银河球衣太丑我要吐了


#哼队已然帅出天际,这个队长我认了




他从来都是不是什么英雄,但他总是那个最棒的人。他的荒谬同他的伟大一样,来源于过激的热情,对利物浦乃至整个世界的热情。我曾经以为撑起这一切的是他的无上人格,是什么早已消失在这个现实世界的古典情怀,是骑士精神和英雄主义。然而在这种时候,细细品会自己所知的他的一切,我忽然觉得让他闪闪发光的是一些更简单更极致的东西,一些让人哑口无言只想万般歌颂的东西。


是爱。


这里引用一下那句戳得某人死去活来的句子:


Cut my veins and I bleed Liverpool red.


我所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感。




我才不会承认悲情英雄这种说法。先不提伊斯坦布尔,就单讲在自己热爱的地方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整整十七年,这是何等的幸运。他是一整座城的图腾,是无数球迷的信仰,是每一个与他共事过的队友的标杆。


无非差一座英超奖杯罢了。无非是看轻他的人们口中,唯一的一根稻草。


而这只让他的热情更炽烈地燃烧,只是让他的流星一般的远射和过顶妙传更清晰地划过安菲尔德的夜空,点燃一片惊呼和狂欢。


看过他的比赛,你会相信一切的奇迹。今天的他,一如98年一线队首秀时的他,06年的足总杯决赛上的他,是那么的好,那么的满怀希望。




那么的忠诚。




希望有一天他会再回来。也希望他在美国一切都好,能得到一些以往连想象都是奢念的东西。




红军有魂照长庚。



评论
热度(10)
  1. 莫行浮幽夏Sue 转载了此文字
© 莫行 | Powered by LOFTER